Hailin's Weblog

April 30, 2009

Uncle Dai

Filed under: social — Hailin @ 7:08 am

I was delighted to receive a book from my great uncle, professor Dai Zhizhong, who is a famous mathematician. The book is on valuation theory, a branch of group and field theory.  The book was written by him  last year when he was 85 years old.

In 1940s, uncle Dai was the teaching assistant of another world famous mathematician, professor Chen Xingsheng. Chen served as vice president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 (1963-64) and was elected to both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and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He was awarded the 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 in 1975 and the Wolf Prize in 1983.

I remembered visiting uncle Dai when I was 13 years old. I was really a country boy and he was the president of Jiangxi University at that time.  I was very nervous and looked at him with great admiration.  When I went to college,  he wrote me a letter encouraging me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meaning every success in the future.  Once I asked him “shall we work on things only when we have strong motivation in them?”  He replied “what would you do at times when you don’t have motivation?”.   When I flipped through his book last night, I realized that for every theory he proved, it could take months or years of hard work.  Nothing is more true in the saying “there is no shortcut in climbing the science mountain”  when it comes to math.

4 Comments »

  1. A nice blog.

    Comment by Xiaolin Wu — May 2, 2009 @ 11:18 am

  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88%E7%9C%81%E8%BA%AB
    陈省身的生平

    陈省身(国语罗马字:Shiing-shen Chern[1],1911年10月28日-2004年12月3日),美国籍华人数学家,微分几何大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央研究院院士,同时是法国科学院、意大利国家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和中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

    [编辑] 经历
    1911年10月28日生于浙江嘉兴秀水县。1922年秀州中学毕业,来到天津。1923年入扶轮中学(今天津铁路一中)。1926年毕业,入南开大学数学系,1930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同年入清华大学任助教,1931年开始攻读研究生,师从中国微分几何先驱孙光远,研究射影微分几何,1934年毕业,获硕士学位,为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名数学研究生。同年获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奖学金(一说受清华大学资助),赴德国汉堡大学学习,师从著名几何学家布拉希开(Blaschke),1936年2月获科学博士学位;毕业时奖学金还有剩余,同年夏得到中华文化基金会资助,于是又转去法国巴黎跟从嘉当(E.Cartan)研究微分几何。

    1937年夏离开法国经过美国回国,陈省身担任清华大学教授;后因抗战随学校内迁至云南昆明,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合组的西南联合大学讲授微分几何。

    1943年,应美国数学家维布伦(O.Veblen)之邀,到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工作。此后两年间,他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工作:证明高维的高斯-邦内公式(Gauss-Bonnet Formula),构造了现今普遍使用的陈示性类(一说陈氏特征类),为整体微分几何奠定了基础。

    1946年抗战胜利后,回到上海,主持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的工作,此后两三年中,他培养了一批青年拓扑学家。1949年初,中央研究院迁往台湾,陈省身应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所长奥本海默之邀举家迁往美国。1949年夏,在芝加哥大学接替了E.P.Lane的教授职位;E.P.Lane正是陈省身的导师孙光远当年在美留学时的导师;在此为复兴美国的微分几何做出了重要贡献。1960年,陈省身受聘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直到1980年退休为止。1961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1963年至1964年间,任美国数学会副主席。陈省身晚年的一项重要贡献是1981年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筹建以纯粹数学为主的美国国家数学研究所,他是第一任所长。

    1984年退休,陈省身先后受聘为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名誉教授。1985年,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之聘担任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同年南开大学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

    自1986年起,中国数学会设立并承办“陈省身数学奖”。

    北京时间2004年12月3日19时14分,陈省身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逝世。陈省身先生逝世的噩耗传来后,南开大学陷入悲痛之中。南开学子自发聚集到新开湖边,点起烛光,悼念这么伟大的高尚的校友。南开大学设灵堂,大批群众前来悼念。场面极为感人。

    丘成桐、吴文俊、廖山涛、郑绍远等著名学者都曾师从陈省身。

    成就
    陈省身结合微分几何与拓扑方法,先后完成了两项划时代的重要工作:其一为黎曼流形的高斯-博内一般公式,另一为埃尔米特流形的示性类论。他引进的一些概念、方法与工具,已远远超出微分几何与拓扑学的范围而成为整个现代数学中的重要构成部分。陈省身其他重要的数学工作有:

    紧浸入与紧逼浸入,由他和R.莱雪夫开始,历30余年,其成就已汇成专著。
    复变函数值分布的复几何化,其中一著名结果是陈-博特定理。
    积分几何的运动公式,其超曲面的情形系同严志达合作。
    复流形上实超曲面的陈莫泽理论,是多复变函数论的一项基本工作。
    极小曲面和调和映射的工作。
    陈-西蒙斯微分式是量子力学反常现象的基本工具。

    [编辑] 荣誉
    陈省身获得了许多科学荣誉。

    1961年,陈省身继物理学家吴健雄之后当选为第二位华裔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这是美国科学界的最高荣誉职位。
    1970年,获得美国数学协会的肖夫内奖。
    1976年,获美国福特总统颁发的美国国家科学奖章,这是美国在科学、数学、工程方面的最高奖;陈省身和吴健雄是最早获得该项荣誉的华人科学家。
    1983年,美国数学会“全体成就”的斯蒂尔奖。
    1984年获以色列总统贺索颁发的沃尔夫数学奖,这是世界数学领域的最高奖项之一;陈省身是获得沃尔夫奖荣誉的第一位华裔数学家、第二位华裔科学家。
    此外,他还曾获得美国数学学会颁发的Chau-venet奖(1970年)、Steele奖(1983年)。并曾获得德国洪堡奖、俄罗斯罗巴切夫斯基数学奖等奖项。另外,他在2004年获首届邵逸夫数学科学奖。11月2日,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下属的小天体命名委员会讨论通过,1998CS2小行星被命名为“陈省身星”。

    陈省身曾经三次应邀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作演讲:1950年在美国波士顿的剑桥,1958年在苏格兰的爱丁堡,1970年在法国的尼斯。1950年和1970年都是一小时报告,这是国际数学家大会上最高规格的学术演讲。

    陈省身曾出任美国数学学会副主席。他还是法国、意大利、中国等国的外籍院士。他也是第三世界科学院的创始发起者,英国皇家学会国外会员,巴西科学院的通讯院士,印度数学会名誉会员等。他曾被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柏林工业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多所著名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陈省身是20世纪重要的微分几何学家。他还是菲尔茨奖得主丘成桐在伯克莱加州大学的导师。

    [编辑] 轶事
    陈省身跟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有数面之缘。亚伯拉罕·派斯(Abraham Pais)那本名著爱因斯坦传《奇哉上苍》(Subtle is the Lord)就提过陈省身:

    “ 陈省身所从事的是微分几何的现代整体问题(Modern Global Problems)诸如纤维丛等。爱因斯坦既未写过,也从未向我(派斯)说过,至于我(在此)的(写作)目标是说明一下爱因斯坦当年的统一场论,也就是爱氏所关注的只有局部微分几何,现在看来有些落伍了(也即是说就整体而论是不合适了),General Ricci Calculus是其主要工具。因此,本节的目的是从最容易的方法,也就是用薛定谔(Erwin Schrodinger)的方法来阐释黎曼几何(Riemannian Geometry)的结果。 ”
    “ 卓越的数学家陈省身有两段开场白的叙述:一、我(陈省身)的感觉很奇怪,就是我在此所说的话题(广义相对论与微分几何)有一半我并不知道;二、我不久即看到爱因斯坦所遭遇的问题之极度困难与数学及物理学的不同。 ”

    [编辑] 注释
    ^ 陈省身的姓名拼写,是采用民国时期所推行的国语罗马字,以转变拼写来记录声调:姓氏Chern加上r表示国语的阳平声(第二声),Shiing用重i表示上声(第三声),拼写不变的Shen则表示阴平声(第一声)。

    Comment by Xiaolin Wu — May 3, 2009 @ 3:44 am

  3. Soon after I entered Jiangxi University, I was told by my friends that “Professor Dai usually rides a bicycle to downtown although he is the president.” He is a model for young people to keep good
    spirits as well as a famous mathematician and educator.

    Comment by Xiqiang Zheng — May 3, 2009 @ 5:41 pm

  4. I’m glad that my short article evokes so much memory of Professor Dai.
    Glad to see you here, Xiqiang, wish your own career as a professor goes well!

    Comment by Hailin — May 4, 2009 @ 5:27 am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